中新网北京12月13日电 (记者 马海燕)“不提作业母慈子孝,一提作业鸡飞狗跳”“不给孩子报班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”“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”……中国式家长的焦虑已经无处不在。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第七届年会11日至13日在北京举行。在13日举行的家庭教育分论坛上,消除中国家长的教育焦虑成为与会者共识。

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首席专家孙云晓说,童年恐慌让生命难以生长,甚至扭曲、毁灭。而儿童童年恐慌的背后是父母的恐慌,人们对教育的期望在增高,要给孩子最优质的教育,但对优质教育的理解有很多偏差。

法国政府和工会博弈进入关键时期。多家工会呼吁1月9日跨行业大罢工,并于1月11日进行全国大罢工。

“今天家长的焦虑,唯恐自己的孩子在技能方面,被别人家的孩子赶超,认为被别人超过了,就是输在了起跑线上。其实家长考虑的不应该是孩子是否输在起跑线上,而要想想孩子在1万米、2万米以后会不会掉队,在10年、20年后,还能不能顺应这个快速变化的世界和社会。”刘长铭说。(完)

边玉芳认为,教育孩子没有一招鲜,如果我们真的理解了孩子,跟孩子有很好的关系的话,这种焦虑也就迎刃而解。

报道称,法国政府计划1月20日在内阁会议上,正式推出退休改革草案。如果马克龙不希望显得强推改革,那他至多拥有两周时间同工会达成初步共识。

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健康与教育研究所所长边玉芳作报告。余占江 摄

据报道,1月6日是新年返工第一日,按照惯例,法国政府在内政部举行早餐工作会,随后各内阁成员挪步50米到爱丽舍宫总统府参加内阁会议。总统马克龙和政府内阁需要共同讨论相应政策和策略,尽快走出当前罢工困境。

边玉芳认为,其原因在于家长总害怕孩子未来没有出路,总以为孩子只要学习好就好了。总以为孩子学习时间越多,学习成绩越好。而深层次原因是家长不了解孩子的成长规律,对孩子什么阶段培养什么能力、什么阶段学什么、不学什么缺乏认识,还有不知道孩子的成长需求,也走不进孩子的内心世界。

什么样的教育观最有利于孩子的发展呢?孙云晓认为,毫无疑问一定要从儿童实际出发,尊重儿童的身心发展的特点和个人具有的潜能。“天才是选择了适合他的道路,蠢才就是选择了不适合他的道路。好的教育让人获得自由、获得幸福、获得自己潜能的实现,这是教育的本质。孩子是千差万别的,潜能也是千差万别的。所以儿童教育就是发现儿童、解放儿童、发展儿童。”

刘长铭直言,家长越来越多干预孩子的生活,孩子缺乏独立性,是家庭教育出了问题。“今天很多家长都愿意让孩子按照大人意愿发展,把大人的想法强加给孩子。当孩子的兴趣与家长的愿望不一致时,多数家长会想方设法让孩子服从大人的意志,或强迫或利诱。兴趣的产生是大脑发育的结果,很多研究表明,过了这个阶段兴趣会减弱,甚至会消失。”

据悉,在1月7日当天,政府和工会重启谈判,当天早上7时40分,总理菲利普将接受采访,但据总理府表示,他不会宣布任何新的措施。总理将在劳工部陪同劳工部长佩尼戈主持谈判会议。这也是佩尼戈首度参与退休改革协商。

不过,FO工会的维利尔(Yves Veyrier)对谈判并不乐观,感觉目前没有多少谈判余地,他同时批评政府应该对此次漫长的罢工负责。从左到右各个反对党一起指责政府应该对当前“乱象”负责。

“中国有这样一批父母,从小让孩子学很多东西,所以有人说不报班,都不好跟人打招呼了。”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健康与教育研究所所长边玉芳也表示,家长们常常为孩子的各种事情担惊受怕,当孩子不学习、不听话时常常压不住火。然后加入各种群,希望找到一招鲜,找到金科玉律。这是中国家长集中的焦虑。

北京金融街润泽学校总校长刘长铭作报告。王赛英 摄

2019年12月31日,马克龙借新年贺词,要求总理菲利普尽快和工会找到妥协之道。总理已经同多位部长会面,为1月7日的工会谈判做准备。不过在退休改革层面,政府和工会各持己见,似乎没有退让的余地。

孩子的兴趣与升学课程不一致时怎么办?这是很多家长感到困惑的问题。刘长铭建议,只要孩子兴趣是健康的,就应该鼓励。道理很简单,考学是人生一个阶段要做的事情,兴趣是陪伴孩子一生的。

北京金融街润泽学校总校长刘长铭则指出,今天由于成年人的原因,下一代正在失去他们与生俱来的能力。“凡是与生俱来的能力,一定是对我们一生都极其重要的能力。然而我们正在用一些技能的重新训练,消磨掉孩子本身具有的能力,然后在后期教育活动中培养这些能力,而往往后期的教育和培养都是徒劳的,为此我们感到十分的焦虑。”

1月4日,法国警方表示,共3500人在工会呼吁下走上街头,在巴黎里昂火车站和东部火车站之间游行示威,其中包括不少“黄背心”示威者。包括马赛、鲁昂和雷恩在内的法国多个城市也爆发了游行示威活动。1月6日,律师工会、飞行员第二大工会、护士协会以及医疗按摩协会也要组织游行示威。 法国强硬派工会CGT表示,1月7日将堵截炼油厂等装置。

孙云晓说,中国家庭教育出现了一个很大的误区,就是家庭教育的学校化、知识化。家庭变成了学校,家长变成了老师,关注点都在学习上、技能上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背离了家庭教育的根本宗旨和主要任务。

Close